偶像造星可能性高局限性也很大

2018-07-10 00:54 分类:大事记 来源:未知

  追溯两年前,2016年被媒体称为“中国男团元年”,虽然似乎涌现出了许多团体,但之后的偶像动作似乎并没有进入真正意义上的主流大众视野。从偶像孵化、生产、运营的角度来看,现阶段的体系和工业化还不够成熟,偶像生产、偶像传播的方面,各大平台有不少节目可供选择,各大公司也有了自己的系统和标准,但是真正到了偶像成名后的运营阶段,就难以逃避行业相对初级的局限。可以说,中国偶像造星的可能性很高,但局限性也很大,可持续发展也很难。

  腾讯视频中国首个女团青春成长节目《创造101》上周末第五期节目上线女孩”进行了专业方向考核,按照唱作、声乐、舞蹈三大领域重新组队,以求在第二次公开竞演中展现最闪亮的自己。导师们也纷纷使出自己的绝活,胡彦斌废寝忘食连教7小时,王一博示范魔性版“海草舞”,张杰进行了独特的“情境教学”。与同类型节目相比,《创造101》维持了非常好的水准,除了大赛制没有改变以外,本土化改造率50%以上,有很多不同的小赛制。此外,节目中马东空降“101大师课”,鼓励选手杨超越、王菊坚持做自己,“只有做到最大程度的不一样,才能获得最大程度的被需要。”目前《创造101》最新排名中,孟美岐位列第一,吴宣仪、Yamy实力女生排名二、三位,而实力很普通但因“爱哭”而话题度很高的杨超越,也因为“接地气”的表现排到了第四名。

  目前的女团市场环境中,似乎除了SNH48以外,没有更大的资源、更大的平台和更专业的团队在做女团。《创造101》节目中来自各大公司的女子练习生,总体来看比之前男子练习生的平均水平高出很多。《创造101》总制片人、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马延琨表示从最初的模式上的想法就是产业链的打造模式,对最终产生的女团偶像进行为期两年的运营,从节目结束开始到2020年6月份。在她眼中,做节目和做偶像运营是两个事,“我们必然找专业的团队跟我们一起把未来两年的运营做好,这个运营含有女团专业上的打造和音乐、演出、专辑、形象定位、商务等等。她也透露包括女团的定位、她们的名字、她们未来成团的专辑和音乐都已经在做准备了,只等6月23日的人选出炉”。

  在之前中国偶像市场中,男偶像一直被认为比女偶像更为“吸粉”和“吸金”,像SNH48这样的团体则被认为是以男生消费群体为目标,很难让女生产生共鸣。不过《创造101》播出几期后,女团成员们就受到了不少品牌商的青睐,“101女孩”所到之处也是人气颇高。总制片人马延琨曾在采访中表示筹备之初与总导演都艳等人有过非常多的争执和讨论,但仍然觉得做女团是非常正确的事,“坚持的理由是中国市场现在缺女偶像,更缺女团体偶像,市场有空缺比市场饱和更有机会做,当然也更难做,我们还是有信心来开拓这块市场。”马延琨也透露目前节目的点赞状况、互动状况还是女性粉丝占到70%,“这跟我们的预设是非常匹配的,很多人说女性偶像是不是男性更喜欢,男性偶像是不是女性更喜欢,但从全球的数字来看并不是这样,最火爆的偶像不管男女,都是女粉最多”。

  说到男团组合,如今仍然是TFBoys是难以超越的存在,虽然三人更多的是以个人名义展开活动,但组合背景带给他们的力量仍然不可小觑。爱奇艺节目《偶像练习生》今年从开播起就持续引爆话题热度,节目第一名蔡徐坤从节目最初播出时的175万粉丝,爆涨到850多万,不仅在练习生榜、新星榜占据第一名,进入内地榜后也名列前茅,与众多一线流量艺人成为竞争对手。但是作为时间限定为18个月的男团偶像组合,节目结束之后,NINE PERCENT除了去美国训练,回国展开全国范围内的巡演,为各大品牌代言和站台之外,还没有发布全新作品——新歌、新专辑,之前许诺给粉丝的团综也一拖再拖,可能要到七八月才能上线.其他男团趁热出道

  其实在中国偶像组的团体运营层面上,所有公司、整个市场的经验都是不够的,偶像团队的音乐、商业、运营都仍然处于比较初级的状态,国内几家公司也只能说是在这个领域相对有经验、相对有专业的公司。

  《偶像练习生》除了最终决定出道的九人组合NINE PERCENT之外,其他公司的练习生们也收获热度并各自开展活动或者选择出道。节目中的“乐华七子”不仅坐拥超高人气,各大商业站台活动甚至不少于NINE PERCENT,其中范冰冰的弟弟范丞丞也经常出现在新闻报道之中。另外节目中积累了不少人气的“坤音四子”(岳岳、木子洋、卜凡、灵超)不仅登上了各大时尚杂志和主流媒体,还参加了《五四晚会》和《天天向上》,4月16日宣布以Oner为组合名字出道,粉丝见面会的票价堪比一线价位,未来还要发布全新专辑。

  另一个公司的“觉醒东方”组合(秦奋、韩沐伯、秦子墨、靖佩瑶、左叶)在《偶像练习生》结束后推出了“团综”,5月15日以AWAKEN-F名义宣布出道。这个组合的幕后推手是纪翔,曾经合作过李冰冰、吴亦凡,他曾在“娱乐资本论”的采访中表示组合里的五个人代表了三代练习生,“第一代就是秦奋和韩沐伯,属于较为成熟,已经有出道实力的;第二代是走校园风,靖佩瑶和秦子墨就在其中,第三代成员主要是00后,左叶是代表”。他认为几人的热度相对不高只是因为暂时缺乏曝光,“偶像养成本身是小概率事件,我们只能把小概率事件的可能性加大”。

  《偶像练习生》再一次炒热了男团偶像,那些已经出道的老牌男团也不得不借势追击。比如之前出道的X玖少年团,其新专辑《KEEP ONLINE》首唱会最近举行,为粉丝们带来“520”专属福利。今年,其中几位成员主演的网剧《哦!我的皇帝陛下》也上线播出,成员肖战主演的《狼殿下》据悉已经杀青了,组合相比过去更为活跃。另一个偶像组合UNIQ的成员们也都在分开活动,其中成员王一博在《创造101》担任舞蹈导师,周艺轩在最近开播的《热血狂篮》中大显篮球身手,李汶翰在5月底将播的《想看你微笑》中首次担当男主角。老牌男团除了名义上的集体活动,每一个成员都必须贡献个人价值来助力团队的整体竞争力。

  截至2017年12月,中国的网民规模达到7.72亿,超过了中国总人口的一半。这些数据中有个人的姓名、性别、生日等信息,还有在互联网上的行为轨迹等等,很多都属于个人隐私。在大数据时代,隐私是什么?怎么保护?这是所有人都回避不了的两大问题…【详细】